翻译单位引进语用学的必要性及其应用实例

 应用语言学     |     by 艾维学术     |      2018-12-07 13:23

  对于翻译研究来说,确定其分析和操作的翻译单位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现在虽然对于翻译单位的专门论述国内外都不多,但是对翻译单位的探讨和研究却不浅。随着语用学在翻译界的广泛应用,逐渐形成了一种新的翻译观即语用翻译观。这就需要我们对与之相适应的翻译单位——语用翻译单位进行探索和研究。

  一、从语用翻译观看语用翻译单位的内涵及本质

  (一)语用翻译单位的内涵

  要分析语用单位的内涵,首先必须对语用翻译进行分析。简单来说,语用翻译是指从语用学的角度来研究、探索翻译问题,采用语用学的理论去解决翻译实践中出现的问题。其翻译特点是用口头语言、修辞性语言以及艺术性语言进行翻译。并且在翻译前,必须对所翻译的内容进行正确识别和理解语言的基本意思、规约意义。

  其次,还要对翻译单位的内涵进行分析。现在在翻译界,翻译者们普遍都认为翻译单位的内涵是:它是一种语言符号单位,其外延是一种动态度量;在受不同的文体、语体、语境、译语表达以及读者接受程度等因素的影响下,翻译单位变得复杂多变,它可以是词、句、段落,也可以是语篇。译者进行翻译思维时“瞻前顾后“的思维跨度也是翻译单位的内涵表述之一。

  那么,什么是语用翻译单位呢?语用翻译单位就是将语用学引进翻译单位中,且翻译单位的内涵和定义受到语用学的影响。在翻译作品时,要先理解词句的基本意义或者规约意义。语用理解失误,会导致对整个内容理解失误。

  (二)语用翻译单位的本质

  语用翻译单位最大的区别是可以使翻译者在进行翻译时,不用拘泥于原文的基本意义和形式。在此基础上形成的语用翻译等效近似奈达的“动态对等翻译”。这种翻译为力求保存原文的内容,用最切近且最自然的对等语将其表达出来。

  除此之外,语用翻译单位的本质就是以语用学的角度对翻译单位进行定义和界定。要做到这一点,翻译者要正确识别指称词语所指的对象。例如在进行英汉双译时,一定要弄清楚英语中“it”这个指称代词到底是指代的什么,是汉语中的“它”或“她”或“他”。如果翻译者在进行翻译时没有识别正确的话,必然会出现翻译错误的现象。同时,要正确识别指称对象还需要注意识别着采取的视角。例如,若是一位外国作家用本国语言描写了一些在中国发生的事情,在文中自然而然地会用到一些表达“我们”的词,即这位作家是从本国的视角来看待这些发生在中国的事情的。翻译者在将其作品翻译成中文时,就必须对看待问题的视角进行调整,绝对不能照搬原文,否则会导致读者在阅读译文时产生误解、误会。

  二、翻译单位引进语用学的必要性

  翻译单位为什么要引进语用学?其必要性是什么?要解决这一问题,首先必须分析翻译研究引进语用学理论的必要性。

  翻译研究这门学科其实是应用语言学的一个分支学科,它的建立和发展同应用语言学必须依赖语言学的发展、成熟及汲取理论一样,都依赖着其他学科的发展、从其他学科中汲取理论养分。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翻译研究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学科。导致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有很多,究其主要原因还是在于翻译活动本身。翻译活动本身其复杂性就很强,再加上翻译研究对象的多样化以及现有翻译理论来源的差异性,这都很难形成一个为各个理论输出学科及其在译论中的代言人所认可的统一理论。

  而语用学在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它早已从没有分量的学科转变为理论输出学科,对语言的使用和交际的各个方面都能够加以描写和解释。现在语用学理论已被应用到翻译、语言教学、语言研究、人际交际等多个领域,其理论指导作用被越来越多的学者所采用、所应用。再加上,语用学在各个研究领域所取得的研究成果都可以被翻译研究所借鉴。这些研究成果对于解决翻译中有关语言使用的各种问题都有所帮助,从而能被应用到翻译研究及其实践之中。同时,语用学还为翻译研究的宏观理论、学科定位、研究方法以及其他方面提高了借鉴。

  三、语用翻译单位在实际中的运用

  翻译单位和其他单位不同,对其界定并不是就一种语言分析而言的,而是就两种语言的转换而言的。在语用翻译单位这个分类中,我们可以从词素、词、短语、句子等这些方面来分析其在实际中的运用。

  (一)在词素方面,我们以词的前缀或后缀具有特定含义的语言为例,例如英语和法语。英语中,“discharge”中的“dis”是前缀,就具有特殊的含义。虽然从理论上讲,我们可以将这些具有特殊含义的前缀或后缀作为翻译单位;但是在实际翻译过程中,我们无需对其进行单独翻译。若是出现在特殊的语用环境下,就必须把词素分解为翻译单位了。

  (二)在词方面,这种情况非常常见。以法语为例,例如:Il gagnequatre mille dollars 。这句法语有多少个词就会有多少个翻译单位,可以将其一一对应转换成英语或者是汉语。转换成英语为:He darn’sfour thousand dollars。转换成汉语为:他挣四千美元。

  (三)在短语方面,有的词组合在一起会组成一个短语,具有特定的意义,代表着一个意义单位,因此在翻译时不需要进行分解,直接作为一个翻译单位即可。这种类型的语用单位有很多种,最常见的就是固定短语,也就是我们经常用到的惯用语。例如:英语中的“takeplace”、“as……as……”等。虽然有些短语不是固定短语,但因为被我们经常搭配使用,也可以将其作为一个翻译单位。例如:英语中的“asevere winter”、“to be bored to death”、“to take a walk”等。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科技名称、专业名称等。

  结束语:语用翻译单位既与语言学中的语言单位的界定不一样,又不是一个静态概念。从不同的翻译基本点出发,其界定和概念也会大不相同。因此,翻译者在实际翻译操作过程中,在应用语用单位进行翻译时要根据具体情况进行自由的转变。对于语用翻译单位的研究,本文只是做一个初步的探索,还需要进行进一步的研究和探索。努力补充和完善语用单位的见解和知识,这对于翻译研究来说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

  参考文献:

  [1]罗国林.翻译单位及其在实践中的运用[J].中国翻译,1986,03.
  [2]汤筠.再探翻译单位[J].山东外语教学,2001,03.
  [3]徐莉娜.认知与翻译单位[J].中国翻译,2004,06:17-21.
  [4]舟晓航.翻译单位[J].上海科技翻译,1990,04.
  [5]华有杰.功能翻译理论中翻译单位的语用学诠释[J].品牌(理论月刊),2011,04.
  [6]张新红,何自然.语用翻译:语用学理论在翻译中的应用[J].现代外语,2001,03.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艾维学术的观点,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请与我们接洽。如需在本站转载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本文来源地址:http://www.antve.com/xueshufanwen/wenxuelunwen/yyyuyan/2018/1207/27683.html


相关论文推荐:


外宣翻译与文学外译可以“和而不同” 葛浩文英译本《狼图腾》的影响因素与主体性
从杨宪益和霍克斯《红楼梦》两个译本看文化对翻译的影响 以鲁迅《药》及日译本谈文化的不可译性及对策
大陆与台湾电影片名翻译差异及成因分析 奈达的功能对等翻译理论下政治性语言翻译技巧
接受理论在烟熏制品生产工艺翻译中的应用 基于目的论探究中医病理术语的翻译策略
诗性隐喻翻译中文化意象及其传递方式 软件本地化翻译流程与翻译质量提升


上一篇:母语汉语学生学习维吾尔语的困境与对策
下一篇:从杨宪益和霍克斯《红楼梦》两个译本看文化对翻译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