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两个中文译本的字句推敲

 应用语言学     |     by 艾维学术     |      2018-12-07 13:23

  一、背景对比分析
  
  傅版和陈版出现于不同的历史时期和生活背景,因此两个翻译版本有着显着的历史烙印和由历史时期不同产生的不同点。傅东华版的《飘》诞生于抗日战争时期,目的是给予当时处于水生火热的中国人民希望,因此他在翻译过程中删除了一些于此目的无关的心理和情感的描写。同时,傅译的最大特点就是采用归化手法,有利于当时民众理解和接受译文。

  而陈版出现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正处改革开放高潮时期,思想长期禁锢,缺乏与外界的联系,又因改革开放急需了解西方各方面情况,于是激起了人们对外国了解的欲望,陈版就在这样的背景中应运而生。因此陈版中采用异化和归化并用,更多的采用异化来呈现原作风貌。

  二、字句推敲
  
  文学翻译是艺术,翻译的语言魅力值得细细品味。除了整体翻译手法的分析,小到句词字都值得推敲回味。

  (一)党争胜教授在《文学翻译鉴赏导论》一书中对前两段的原文思想和艺术造诣和此二译文作了细致精彩的评鉴。就小说的第一句译文,党教授指出,傅译“那郝思嘉小姐长得并不美,可是极富魅力,男人见了她,往往要着迷”,五六字为一小句,抑扬顿挫,富有音乐感。并运用“等效”翻译理论和“阐释学”翻译观点来论证傅译的合理性和语言艺术的高超造诣。

  中西方思维方式迥异,中国人习惯于使用综合性思维方式,西方人为分析性思维方式。这两种思维方式的区别在英语和汉语的具体体现为中国综合思维方式更注重“多到一”形式,而英语分析思维方式注重“一到多”结构。由此看,傅译多将长句分成短句,不仅符合中文习惯,毫无翻译之感,让文字铿锵有力,体现中文的语言魅力。反观陈译,句子长,虽与原文几近相同,但不免亦步亦趋。

  (二)党教授对于原文“not beautiful”在汉语中合适的对应翻译作了深入的探讨,并将“pretty”和“beautiful”二者细微的语义作了区分,指出郝思嘉虽“not beautiful”,但绝不是“ugly”,而是位于“pretty”词义之列,并提出改译为“那郝思嘉小姐非姿容绝世”.受此启迪,笔者还找到了关于不同层次“美”的相关资料。“英语社会对女人的美倒是有一种较好的定义:凡是女性,都是美的‘good looking',这不只是对女性的尊重,因为美本是由心来感觉……进一步是样貌娟美者,英语叫做'pretty',我们走在街上、公园、商场以及校园中,很多女士都是'pretty’的。最后一种叫做‘beautiful',这一种就是我们中国人称之为漂亮的女人的定义。”

  (三)在原文第二段中“her true self was poorlyconcealed”,傅译“总都掩饰不了她的真性情”,陈译“但其真正的本性却难以掩饰”,虽二者内容意思相近,但细细揣度,傅译更胜。“本性”包括“真性情”,也包括其他不好的品质,“本性”便有“性本恶”和“性本善”之争。初看陈译,其义了然,但再三思虑,便不觉有错误的言外之义。在中文习惯中,“其真正的本性却难以掩盖”多有贬义,常暗示其性顽劣等。

  试想以一个作者而非译者的身份去描写郝思嘉的天真烂漫,遣词造句多偏向褒义,不会用“但其真正的本性却难以掩饰”之句。而“真性情”指明了“self”所包含的意义,符合翻译中“信”“达”的标准,还能明确道出主人公的率真本质,与郝思嘉的年龄及后文“turbulent” “willful”和“lusty withlife”相呼应,并与前文提到遗传到父亲的粗犷气质相呼应。这也符合许渊冲先生“深化”思想,在译文中对暗含意义进行了补充。

  (四)在“the sterner discipline of her mammy”中,对于“mammy”的翻译,傅、陈有不同的翻译。傅译“嬷嬷”,陈译“黑妈妈”.“嬷嬷”为古汉语,考虑到译者翻译的时代背景,“嬷嬷”的内涵是与文中“mammy”对应的,也符合当时用语习惯的。同样出于对时代背景的考虑,陈译增加了对“mammy”的修饰内容,即其为黑色人种,也运用了比较现在化的称呼“妈妈”,现在一般对应的称呼还有“阿姨”等。这两种翻译各有千秋,都是忠于原文的,但文学作品的语言有着显着的历史特色,因此在翻译文学作品时要平衡好历史性和时代性的关系。既要使语言具有时代性,也要保持其历史性。即文学作品的译文要保持原文的历史特点,同时也要能让现代读着容易接受。《飘》的故事情节发生在南北战争时期,傅译用“嬷嬷”看似是译者当时的生活年代背景,但也能体现19世纪的美国的历史特色。

  总结
  
  由于在不同历史背景下原因,两个译本在语言上有所不同。

  傅版译文言语极符合汉语习惯,陈译异化的手法让句子偏长,更像英语句子。这两种译本在不同历史时期都发挥着有各自的功能,都有其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但文学翻译不仅仅是要转换“形”,还需再现“神”,而翻译的根本任务是通过“形变”达到“神”的再现或再造。除了考究语言忠实度、合理性,还要考虑译文整体语境、读者文学素养、语言生命力等各方面因素。

  参考文献:

  [1]党争胜。 《文学翻译鉴赏导论》。 北京。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2008.
  [2]菲莎。 《漂亮女人和高贵女人》。 书城1(1999)。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艾维学术的观点,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请与我们接洽。如需在本站转载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本文来源地址:http://www.antve.com/xueshufanwen/wenxuelunwen/yyyuyan/2018/1207/27671.html


相关论文推荐:


葛浩文英译本《狼图腾》的影响因素与主体性 以鲁迅《药》及日译本谈文化的不可译性及对策
大陆与台湾电影片名翻译差异及成因分析 奈达的功能对等翻译理论下政治性语言翻译技巧
接受理论在烟熏制品生产工艺翻译中的应用 基于目的论探究中医病理术语的翻译策略
诗性隐喻翻译中文化意象及其传递方式 软件本地化翻译流程与翻译质量提升
翻译中如何处理好作者、译者、读者的关系 复杂性翻译学范式的基础理论


上一篇:奥巴马演讲中与家庭相关的内容分析
下一篇:翻译中如何处理好作者、译者、读者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