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组合与纵聚合关系及其翻译选词

 应用语言学     |     by 艾维学术     |      2018-12-07 13:23

  1 语境

  马林诺夫斯基(转引自F.R.Palmer,1981)曾经说过:“语境是决定语义的唯一因素,语义一旦脱离了语境就不复存在了。”

  由此可见,语境对于语义的定位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虽然奈达曾经指出翻译即译义,即强调语言功能的核心是意义。然而,众所周知,任何孤立的词语、语句甚至语段的意义都是处在游移状态中,它们无时无刻不处在一定的语境之中,即上下文中,同时社会环境的也会对意义的确定起到一定的制约作用,意义才能变游移为稳定。

  那么何为语境呢?最早提出这一概念的是马林诺夫斯基(Bronislaw Kaspar Malinowski,1884-1942)。而后这一观点得到了弗斯(John Rupert Firth)的继承和发展,他认为意义就是语言成分在语境中的功能。弗斯指出除了语言本身的上下文外,除了在语言出现的环境中人们所从事的活动之外,整个社会环境、文化、信仰、参加者的身份和历史、参加者的关系等都是语言环境的一部分。简单地说,语境分为语言语境和非语言语境按照索绪尔(1959)在Course in General Linguistics 中所提出的观点:一个语言成分的确切含义包括两层意义两:第一层意义是语言成分内含关系意义;第二层意义是语言成分外部的。因此,要理解确定一个词的意义,不仅要看它的概指意义,还要分析它与周围各词之间的关系。众多周知,语言成分的内含关系对词义的确定作用是毋容置疑的。因此,语言成分之间关系是本文讨论的重点。

  2 横组合关系与纵聚合关系

  瑞士语言学家索绪尔指出“,在语言状态中,一切都是以关系为基础的。”(索绪尔,1999)其中核心是句段关系与联想关系,即横组合关系与纵聚合关系。所谓横组合关系,在语言系统中、建立在线性基础上的各个语言单位间的横向关系;而聚合关系是指在语言系统中,出现在同一位置上、功能相同的单位之间的垂直关系。按照索绪尔的说法,组合关系是“在现场的”,聚合关系是“不在现场的”.

  韩里德认为,语言系统是一种可以对语义进行选择的相互交织的选择网络,这个网络包含着聚合关系和组合关系。F.R.Palmer(1981)曾用A red door和a green door两个词组来说明词际间的横组合与纵聚合关系。他指出green和red分别与door处于横组合关系中,而green与red之间是纵聚合关系。[3]词际间这种横组合和纵聚合关系对词的理解使用和词义的确定有着重要的作用。

  毋容置疑,由于各种语言中词义的不确定性,因此做好翻译的第一步就是词义的选择和确定。就好比是数学中确定某一点坐标的位置,不仅要在横坐标上定位还要在纵坐标上定位。确定词义就要研究词与词之间的种种可能的纵横关系,寻求词语在此形式中以及其通过句、段、篇章等较高语言单位层次所表现出的完整的语义特征和明确的语义内容,以便选择恰当的译词更好地传达原文的内容。因此,译者在翻译过程中必须仔细推敲词所处的横组合、纵聚合关系,把握其确切含义,才能做出高质量的翻译。

  弗斯曾在“Papers in Linguistics”中指出:“each word whenused in a new context is a new word.”(每一个词用在新的语境中就是一个新词)[1] 就此我们可以说,一个脱离了具体语境的单词便不会具有任何意义只是一个符号,一旦进入语境就获得了意义。另外,不同语境中的单词具有不同的意义,完全可以被看做是一个新词。例如:People were standing about in the road.
  
  人们在路上闲站着。

  Tell me all about it.

  把这件事全部告诉我。

  I was just about to ask you the same thing.

  我刚才正要问你同一件事情呢。

  The tickets cost about 20 yuan each.

  票价每张20元。

  这四个句子中的同一个符号 about由于所处的语境不同,具有截然不同的意义。根据其所处的句子分别翻译为:“闲着”“、关于”“、正要”“、大约”.

  3 横组合关系与翻译选词

  在active volcano与active boy中的active一词,根据它在不同横组合中相搭配的另外一词,可以确定其确切的含义。第一个active因为volcano的本质特征应该翻译为“活火山”,而第二个则因为boy的属性翻译为“积极的活跃的男孩”.弗斯(1968)曾经说过理解一个词要看它的结伴关系,结伴关系其实就是指词和词之间的横组合关系。

  笔者在自己的翻译实践中也是在词际的纵横关系中常做类似的推敲,最后才能选定一个较为满意的词。下边笔者举例如下:成立于 1985 年的陈省身数学研究所(原南开数学研究所),造就了一大批享誉海内外的中青年数学家,通过各种形式的学术交流活动大大促进了中国纯粹数学与应用数学的发展,有力提升了中国在国际数学界的地位,蜚声海内外数学界。(摘自《感知天津App》)笔 者 译 文 如 下 :Chern Institute of Mathematics, formerlyknown as Nankai Institute of Mathematics, was founded by Shiing-Shen Chern in 1985. It has nurtured many prominent young andmiddle-aged mathematicians. By organizing various academic activities, the Institute has not only pushed forward the developmentof Pure and Applied Mathematics in China but also helped Chinagain popularity in this field.

  当时看到“造就”这个词的时候,笔者脑中浮现出了好几个相对应的译词,比如“educate”、“cultivate”、“train”等等,但将“造就”一词放在它的横组合关系中仔细推敲都觉得不妥当,因为“educate”、“cultivate”、“train”三词都有“教育训练”之义,都是指学校家庭教育,放在这不太恰当。因为陈省身数学研究所中的各数学家已经是在各自的领域小有成就,只不过在研究所中名家汇集相互熏陶交流享誉中外,用“educate”、“cultivate”、“train”这类词都难以表达此意。笔者想到了“nurture”一词,它在词典中的释义有“培养,养育培育”之义,同时发现还有一个释义为“熏陶”.随即敲定在此选“nurture”一词最佳。

  4 纵聚合与翻译选词

  由于语言符号既处于横组合关系中又处于纵聚合关系中,因此翻译时确定某词的词义不仅要分析该词所处的横组合关系中的各成分更要研究它的纵聚合关系中的更成分以确定词义。

  例如,“我们大人在商量件大事”一句中的“我们大人”单凭它所处的横组合关系词是无法知道它是指包括说话人在内的大人们,还是指不包括说话者在内的大人们。但如果是“我们大人们在商量件大事,你们孩子去院子里玩”这样一句话,其中“我们大人”的含义便可以从它的纵聚合关系词“你们孩子”中得知是包括了说话人在的大人。

  笔者在平时的汉译英中也发现了诸多例子,例如:各比赛场馆和承办单位充分利用场馆资源,采取丰富多彩的形式,做好属地宣传工作,营造了浓厚的赛事氛围。各比赛场馆所在区县,结合各自地区优势资源和地方特色,宣传推介本地区的经贸、旅游、文化、体育资源。相关区县和市容、公交、机场、地铁、铁路等部门积极运用自身力量开展社会宣传工作,赛会期间在重要路段悬挂灯杆旗近千基,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在此营造浓厚的赛事氛围和取得了良好的效果意思一样()摘自《第六届东亚运动会总结报告》)笔者翻译如下:Venues and organizers for the Games madefull use of their resources and took various ways to publicize theGames; districts and counties involved in the Games combinedtheir geographical locations and local characteristics, promotingtheir business, tourism, culture and sports; departments such aspublic transport, airport, metro and railway also took part in it-hanging thousands of light pole flags, putting up posters and broadcasting public service announcements in major streets, generatinga great response.

  同样的我们可以说,原文中“营造浓厚的赛事氛围”和“取得了良好的效果”是处于纵聚合关系中的两个语言成分,都是指各比赛场馆和承办单位尽心尽力为了比赛做各种各样的准备工作而达到的目的和效果,因此两成分在语义上十相互解释和互为补充的。笔者在处理译文时将两句译为一句“generating a great response”.

  许渊冲先生曾在《诗经。关雎》的英译中,将“参差荇菜,左右流之”一句中的后半句译成“water flows left and right”.很明显许先生没有估计到此句与前后句的横纵组合关系。我们将“参差荇菜,左右流之”放到原文中去揣摩一下,“”参差荇菜,左右流之“参差荇菜,左右采之;参差荇菜,左右毛之”.经过分析,原诗中的“采”,“毛”和“流”处于纵聚合关系中,故均有“采、摘、取”之意,因此“流”也应该取“索、取、求”之意。故而,A.Waley将其译为“To left and right one must seek it”更加地贴切。

  5 结束语

  从以上所举例子分析可以看出,语境中的横组合关系与纵聚合关系原则的指导是翻译实践的顺利进行的关键和前提。

  参考文献:
  [1] Firth J R. Papers in Linguistics[C].Oxford: Oxford UniversityPress, 1957.
  [2] Nida E A. Language, Culture and Translating [M]. Shanghai:Shanghai Foreign Language Education Press, 1993.
  [3] Palmer F R. Semantics [M].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Press, 1981.
  [4] 李贻荫。 诗经。关雎 英译[J]. 外语与外语教学, 1996(5)。
  [5] 林玉霞。 语境中的横组合和纵聚合关系与翻译[J]. 外语教学, 2001(3): 32-35.
  [6] 聂志平。 语言:语法系统句段关系和联想关系----索绪尔语法思想初探[J]. 齐齐哈尔师范学院学报, 1990(5)。
  [7] 索绪尔。 普通语言学教程[M]. 北京:商务印书馆, 1999.
  [8] 诗经[C]. 许渊冲,译。 长沙: 湖南出版社, 1993.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艾维学术的观点,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请与我们接洽。如需在本站转载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本文来源地址:http://www.antve.com/xueshufanwen/wenxuelunwen/yyyuyan/2018/1207/27539.html


相关论文推荐:


葛浩文英译本《狼图腾》的影响因素与主体性 以鲁迅《药》及日译本谈文化的不可译性及对策
大陆与台湾电影片名翻译差异及成因分析 奈达的功能对等翻译理论下政治性语言翻译技巧
接受理论在烟熏制品生产工艺翻译中的应用 基于目的论探究中医病理术语的翻译策略
诗性隐喻翻译中文化意象及其传递方式 软件本地化翻译流程与翻译质量提升
翻译中如何处理好作者、译者、读者的关系 《飘》两个中文译本的字句推敲


上一篇:语言符号“任意性”和翻译“功能对等”理论的关系
下一篇:近10年来国内对翻译心理学的综述